7.0

2022-08-31发布:

复仇

精彩内容:

我的名字叫多多,這小名只是因爲平常習慣喝多多而被男友取的,浩承跟我交往了兩年,當初是因爲緣份讓同一天生日的我們成爲男女朋友

高職放學後被他騎機車載著到預約好的餐廳慶祝18歲的生日,雖然交往了兩年我仍然保持著處女之身,但在浩承長期洗腦下我們一直以肛交代替性交解慾。

在用餐完後去看了電影,從戲院離開時浩承牽著我的手甜蜜散步往放機車的地方走去,突然他放慢腳步看著馬路對面的公園,露出奸笑後牽著我經過斑馬線在公園的入口停下。

浩承:我要使用兩個生日願望的第一個! 去公廁來一砲吧!

我:哇勒…

浩承:走吧!

無奈的被他拉著手往公園裏深入,經過兩個人潮比較多的廁所時覺得不適合而放棄,直到浩承發現一個比較角落沒人的公廁後立刻將我拉了進去。

裏頭磁磚上酸臭的尿液味撲鼻而來,這種髒穢不堪的環境卻像是符合他的期待而露出笑容,浩承立刻摟抱著我的腰親嘴舌吻,伸手不停的揉奶摳穴要把我的情慾點燃。

浩承趁著我在激吻恍神時解開了制服的衣釦裙釦,內衣褲也被順勢的拉扯掉使我呈現半裸的身軀,慾望的驅使讓我漸漸開始享受他的調情愛撫,忘了身處的環境是在這髒穢的開放空間。


浩承拿著自己的外套蓋住骯髒馬桶蓋後坐下,我跪在髒黑的地板上含著他勃起的硬屌舔吻,從馬桶裏散發出來的粗暴酸臭讓我覺得自己變得更是淫蕩。

因爲長期堅持著不讓他插穴破處,所以我一直在口交上學習讓浩承能更享受愉悅的技巧,使力吞吐把硬屌整根含進嘴裏用喉嚨蠕動,浩承享受著我的服務舒坦到發出呻吟。

溫柔體貼是我那幺愛他的原因之一,而他的持久續戰力更是讓我深陷到愛的無法自拔,連續射精兩.叁回才會感到疲倦的精力,完全可以滿足我這小淫娃對肉慾的需求。

激烈的含著龜頭大力舔弄吸吮,浩承忍受不了軟舌的攻勢後在我嘴裏爆射出濃稠精液,舔著吞嚥濃精後光滑發亮的嘴唇,浩承手指著他仍然肥腫的硬屌要我自己跨坐上去。

轉身貼靠著浩承的胸膛坐在大腿上,雙手撐開肥嫩的臀肉讓菊蕊抵著他的龜頭,身體放肆的下沈讓龜頭插入肛門,浩承立刻摟住我的腰使力一頂用硬屌粗暴的往肛門裏深插。

我:公….好爽…..

浩承:真不錯….沒想到在公廁能刺激的這樣玩!

身體不停的上下晃動讓硬屌在肛門裏劇烈抽插,浩承親著我的嘴繼續舌吻著讓我舒坦,胸前甩晃跳躍的C奶被他用雙手抓著使力揉搓的快感使我變得更加興奮。

浩承:等下如果有人進來怎幺辦?

我:好爽….好爽….

浩承:讓他幹你?

我:嗯….讓他幹我….

浩承:好! 那你的第一個願望跟我的第二個願望一起使用,在我幹累之前你就無條件讓進來的人幹!

我:不行啦…你都做那幺久….10分鍾就好….

浩承:好! 從現在開始算10分鍾! 進來的人就能把你破處!

我:啊~啊~啊…..

硬屌粗暴的猛插肛門讓我已經高潮到胡亂淫叫,配合著浩承的玩興我同意使用了生日的第一個願望,看著他將手機設定10分鍾的碼表倒數,使我感到自己盯著門口的臉龐發熱紅潤。

被激烈的肛交猛幹了將近7分鍾,感覺到一股炙熱的精液在肛門裏往體內不停爆射,隨著濃精的內射讓我再次感受高潮沖擊,癱軟的身體卻仍被浩承架撐著繼續用硬屌猛幹。

我:公! 要死了! 好舒服阿…..

一個男人探頭往廁所裏看的動作讓浩承笑了出來,他的笑聲讓我朦胧的視線也看往門外,一個中年肥男牽著一條狗慢慢的走了進來,全裸的騷樣使我慌張的用手遮掩自己的身體。

男人:少年耶! 你們幾歲阿? 這樣玩會不會太開放?

浩承:恭喜阿伯! 你賺到了!

男人:叁小?

浩承:今天是我女友18歲生日,剛才她說手機響前出現的人就可以替她破處!

我:等等…


男人:處女? 真的假的?

浩承:當然真的! 你看她到今天只允許我能幹屁眼!

浩承誇張的把我身體擡高,讓肥男可以清楚看到浩承用硬屌插著我屁眼的模樣,原本想說他只是要鬧鬧我才許這種願望,從他們的對話才驚覺浩承是認真要讓他幹我。

我:等等! 不要! 我不要! 拜託….

肥男走向洗手檯旁把狗鏈在欄杆上後往我們越走越近,看著他露出淫穢的笑臉讓我慌張的大聲呼救,卻沒想到浩承竟然用手強捂著我的嘴巴,直到看著肥男站在我眼前脫到褲子露出比浩承還腫大的粗莖。

男人:小帥哥! 真的可以把你女友開苞嗎?

浩承:都已經幫你抓住她了,你覺得呢?

雙腿被肥男用雙手往兩側扳開到露出濕潤的陰戶,看到他那肥腫龜頭漸漸靠近到貼在穴口的附近,我拼命扭動身軀想擺脫浩承的雙手卻無力抵抗,隨著龜頭碰觸著穴口的觸感讓我哭著緊閉雙眼。

男人:要去啰! 伯伯會好好教你怎幺當個好女人!

龜頭撐開陰道進入體內的感覺讓我驚嚇到全身發抖,苦苦哀求著肥男的臉孔反倒使他笑的更淫穢邪惡,看著他猛力推壓自己的下腹讓粗莖往體內深插,處女膜被龜頭撐擠到撕裂的痛楚使我尖叫的哀嚎。

鮮紅的處女血在他將硬屌抽出時沾染在粗莖上,肥男哼笑一聲之後又再次的將硬屌深插,劇烈的痛楚使我完全感受不到插穴舒服的感覺,只有一陣陣粗莖在陰道裏沖撞子宮的刺痛感讓雙腿拼命發抖。

男人:他媽的爽啊! 帶夠散步還能幹到這幺緊的處女穴….

浩承:阿伯快幹完換給我試試!

正試著想讓身體適應粗莖摩擦陰道的疼痛感,沒想到浩承卻突然晃動自己的臀部用硬屌配合肥男的動作在肛門裏進出抽插,兩根粗莖前後同時互相推擠肉壁的刺激竟然我呻吟著達到高潮。

暈眩的狀態下似乎聽到肥男叫浩承試著站起來把我架著懸空,要將身材嬌小的我強制擡起對兩個男人來講根本不是難事,身體被前後貼夾的用粗莖支撐我的體重,每上下晃動一次都讓兩根粗莖撞擊著肉穴深處。

粗莖激烈摩擦雙穴的沖擊讓身體連續達到高潮,含著肥男伸入嘴裏的舌頭舔吸帶著菸味的口水,雙穴被內射時子宮痙攣到全身顫抖的狀況已讓我失去了抗拒被強暴的意識。

癱軟的身體在被兩人搞完後放到汙黑的地板上,原本以爲終于能結束悲慘經曆得到解脫卻是我的癡人幻夢,浩承和肥男交換位置後再度將我擡起的瞬間,崩潰的哭聲和求饒的聲音一直在窄小的公廁裏迴蕩。

我:不….不要再幹我了….不要……

雙穴再次被兩根噁心的粗莖填滿體內,浩承面對我淫笑著享受被肥男內射完精液變得濕滑不堪的陰道,所幸他的硬屌尺寸比肥男還小號一些,身體並沒背叛我的心智享受他的猛力抽插。

只是菊蕊被撐開的感覺變得更加強烈,肥男的粗莖插在肛門裏抽動的頻率一陣陣從體內回傳到大腦,腫脹硬屌劇烈插送肛門肉壁帶來的沖擊使我咬著唇死命忍受,再次高潮帶來的快感讓我緊繃的使力夾住他的粗莖。

肥男:讓我幹比較爽還是讓你男友幹比較爽?

我:……..

肥男:別忍了! 你明明都高潮到叫春了!

肥男故意使力的連續猛插幾下,雙手從背後抓著我的C奶用力擠揉,粗莖插著屁眼肛交的酥麻感立刻使我嬌浪的發出呻吟聲。

我:你…..讓你幹最爽…..

這時浩承露出不屑的表情使力猛插,硬屌摩擦陰道帶來的刺激仍舊沒比被肥男用粗莖幹的那幺強烈,沒想到覺得丟臉的浩承竟然直接往我臉上賞了一巴掌。

浩承:操你媽的死賤B! 愛大屌是吧? 那以後就當性奴讓我跟阿伯天天幹到你變爛貨!

身體持續的被架著懸空用粗莖猛幹,直到兩人依序的在體內灌入精液後才又把我放躺在髒穢的地板上,看著從陰道源源不斷的流出和鮮血混淆的白稠濃精,我發瘋似的嘶喊著一定要報警抓人。

我:我一定會報警! 浩承你這王八蛋不得好死!

浩承似乎被我歇斯底裏的嘶喊聲嚇到,在逞完獸慾之後才驚覺事情的嚴重性,突然他看到我的臉色一陣慘白,因爲肥男的笑臉竟笑到讓我心裏發寒。

肥男:報警? 你確定? 我就讓你連講都不敢講!

浩承照著肥男的指揮將我壓在地上趴著,隨後聽到鐵鏈磨地的聲音讓我嚇到驚慌,肥男從洗手檯那邊牽著狼犬往我走來,看到他蹲著撫摸狼犬時露出的邪惡的笑臉使我陷入絕望。

身體拼命晃動著仍擺脫不了浩承的壓制,這時臀部被狗爪壓放的觸感讓我嚇到眼淚直流,毛茸茸的狗莖觸碰到陰戶的瞬間已使我雙腳癱軟的拼命發抖。

肥男:牠叫安弟,以後就是你的第叁個男人了!

我:不要….對不起我錯了….不要阿!!!!

狗莖在肥男用手的輔助引導下插入了陰道,天生的獸性讓安弟自動的將狗莖深插在體內抽動,粗長的尺寸將陰道撐脹著和肉壁緊密貼合,快速插送摩擦的快感立刻使我感到刺激。

我:啊….不要….不……啊….啊…..

肥男:很享受嘛? 被牠幹到呻吟了!

我:沒….沒…..不…..啊….啊…..好爽….爽…..

肥男握著射精後全是精液和淫水的龜頭插進嘴裏,帶著屎尿味和精液的粗莖在我口交下又漸漸勃起脹大,狗莖插穴的強烈快感使我恍神的使力吸舔粗屌,在高潮沖擊下已讓我忘了自己像條母狗正在和安弟獸交。

肥男:我可以口爆? 把我的精液全喝掉!

我:啊….是…..

腥臭濃精不斷的從龜頭噴射往嘴裏灌入,在吞嚥了他的濃精後我持續的含著龜頭使力吸舔,直到肥男口爆射完精液以後又換浩承接著幹我的小嘴在喉嚨口爆。

被安弟猛幹了幾百下裏已使我連續高潮了四次,子宮激烈痙攣著使雙腳癱軟發麻,突然一個劇烈痛楚讓我哀嚎著想掙脫插穴動作,卻發覺有個物體彷彿在剛剛插入子宮已卡在裏面。

我:什…什幺……

肥男:哦~ 播種的時間到了! 安弟的精液很多喔! 好好享受吧!

漸漸感覺到小腹有撐脹的異樣,子宮彷彿被灌入溫水般的傳來陣陣酥麻,安弟正將大量的狗精持續的往子宮裏注入,沒想到現在竟是從被他們輪姦後最有幸福的感覺。

趴在地上靜置的享受被安弟播種的喜悅,子宮裏彷彿自然收縮來增大可以囤積狗精的空間,肥男在一旁笑著解說犬類射精時間最多可以長達半小時,他們倆看著我享受安弟內射的恍神迷朦表情後笑的更是淫邪。

大約經過了20分鍾之後安弟才結束內射,大量稀水的精液立刻從陰道裏不斷流出讓雙腿全被牠的精液沾濕,微脹的子宮在經過劇烈收縮後才把狗精排放完,想到自己剛才沈迷在獸交的快感中使我流下絕望的淚水。

肥男:你可以走了! 要去報警記得別省略了被安弟幹的故事。

我:……….

浩承:乖乖的當我和勝哥的砲友,就沒人會知道你跟安弟的一段情了!

我:……….

在用冷水刷洗沾滿髒穢精液的身體後拿穿上被浩承放在書包上的內衣褲和制服,茫然的走在公園小道上哭著回家,靜坐在浴室拿著刀卻沒有割斷動脈的勇氣,發愣了一夜後雙眼無神的到了學校。

原本總會仗勢欺人的班上太妹這時圍了過來,帶著怒火和絕望的眼神讓她們看我更是不爽,沒人想到在惡言挑釁後嬌小的我會做出反擊,手握椅子狂砸她們的舉動讓教官和全班都傻了眼。

靜靜的站在教官室外罰站了整個下午,浩承輕佻的走到身邊虛情假意的安撫我給其他人看,當他發現我的眼神裏帶著想殺他的敵意,立刻輕聲的用獸交的事情恐嚇我最好對他溫馴點。

浩承:勝哥在昨晚你走後有講,放學時間他會開車來載我們。

我:要幹嘛…..

浩承:當然是要幹你阿! 哈哈哈…

放學後看到勝哥和浩承坐在廂型車上跟我招手,當作視而不見的鑽入小巷閃避卻在巷口被他們堵到,無奈的坐上車後開往公園後方勝哥的住處,一進到房間內立刻被他們倆壓在床上性侵內射了數次。

原本以爲當性奴陪睡完了就可以離開,沒想到勝哥這時又叫浩承強制壓著我的身體,看到勝哥笑著從門外牽了安弟進來房內,說是因爲我沒聽話乖乖上車所以得接受和安弟獸交的懲罰。

身心在安弟發洩完獸慾之後再次的受到淩虐,陰道和雙腿間滿是牠的精液讓我自覺比砲友還不如,但身體卻違背我的心智讓子宮享受到激情的痙攣顫抖,讓我又再次萌生乾脆自殺的念頭。

長達一個月在放學後及假日期間全在勝哥他的住家被他們倆狂幹,每當一犯錯就又被安弟猛插著在體內灌滿狗精,漸漸了解勝哥的心態後盡量不去挑戰他的權威,果然在配合任何要求下不需再當只母狗讓安弟發洩。

突然有一天聽到勝哥和浩承發生爭吵,雖然不了解事情的原由卻覺得這樣對我有利,果然在浩承憤怒的離開之後,勝哥表示只要乖乖的到畢業前當他的性奴就放我自由。

被勝哥幹了兩次之後他開著車子送我回家,在車子自己講到了跟浩承爭吵的原因,這時才知道那垃圾打算到畢業後也要繼續脅迫我當性奴,還嗆勝哥如果不配合就要把他讓安弟幹我的事全公開。

勝哥:你要不要跟我來個私下協議?

我:什幺事?

勝哥:有點複雜,而且你家快到了,下次再講吧…

我:那你等一下好了,我進去拿套衣服今晚睡你那…

勝哥:晚上睡我那? 你是想跟我談事情還是想讓我幹整晚?

我:談事情阿…..你如果想幹…我又不會拒絕….

勝哥:呵呵….你先進去拿東西吧! 這樣有很多時間,等會載你去逛逛。

果然對我的態度在順從他之後就有稍微好一點,拿著背包裝了一套衣服就趕緊出門搭上勝哥的車子,行駛到鬧區之後他便叫我跟著下車進到服飾店內,沒想到勝哥竟然是要幫我買幾件漂亮的衣服。

回到住家之後勝哥一臉正經的坐在椅子上,我跪在他眼前拉下褲裆拉鏈含舔著肉莖龜頭吸吮,一邊口交服務一邊聽著他說的協議內容,驚人的計謀讓我遲疑著要不要答應配合。

勝哥:怎樣?

我:你真的打算動手殺了他?

勝哥:那臭俗仔擺明在威脅我跟你了! 幹掉他剛好而已!

我:那…..我就是保密當作什幺都不知道是嗎?

勝哥:嗯!

我:好吧….我同意你動手…..也答應再當叁年你的性奴….

勝哥:好! 我也保證叁年後決定不會再打擾到你的生活!

在聽完勝哥的保證之後立刻飛撲到他身上,與其被當成兩人輪姦的玩具,我還是比較能接受變成勝哥專屬的砲友,至少他是將我處女膜開苞的男人。

今晚的纏綿總算有幾分比較像激情恩愛,雖然仍然是被魯暴的淩虐肉體將精液內射在陰道和肛門裏,在被幹了叁次後他撫摸乳房和頭髮的感覺讓我沒有想死的想法浮現。

疲累的身軀在被勝哥喚醒時已經天亮,看他拿著一把尖刀藏放在沙發的椅縫,似乎已經決定在今天浩承過來的時候就要處理掉他。

浩承在接近中午的時候出現在門口,一副囂張邪笑的嘴臉讓我看了就覺得該死,爲了配合勝哥的計劃能夠順利執行目的,我假裝愉悅呻吟忍受著浩承用粗莖在陰道裏抽動的噁心感覺。

發現勝哥緩緩的往沙發走去準備拿出尖刀行動,配合著挪換體位背對沙發讓浩承從我背後插幹,照著勝哥先前講的要趁浩承在快射精最沒防備時動手,我扭動著腰臀讓陰道收縮著增強他享受到的摩擦感。

怎知角度的摩擦關係使我在被插幹時漸漸有了快感,身體自然緊繃著讓陰道將粗莖夾的更緊,強襲而來的劇烈摩擦使子宮痙攣顫動,在高潮的同時恨自己竟然屈服在肉慾的愉悅中。

隨著粗莖劇烈的抽插,感覺到龜頭在陰道裏脈動著準備射精,突然聽到浩承大叫的哀嚎一聲後停下插穴動作,轉頭看到鮮紅的雪花正從他的喉嚨不斷濺灑在我背上和床上。

勝哥站在一旁面無表情拿著沾血的尖刀,在確認浩承斷氣後隨即拿著黑色帶子將他裝起來,似乎不想讓我看到埋屍的恐怖過程,便自己一個人拉著袋子拖到後院的果樹林裏掩埋。

員警在浩承死亡幾天之後到學校追查下落,因爲我和他早在兩星期前就已經宣布分手,所以在對我詢問後也沒得到什幺線索,所以只能暫時將浩承列爲失蹤人口繼續追查。

就這樣當勝哥的砲友過了叁個星期,追查浩承的事完全沒牽連到他身上讓勝哥對我有了信任感,只是沒想到因爲在今晚犯了小錯誤又被勝哥用安弟對我進行懲罰,再次被狗強姦的心理傷害讓我又萌生了複仇的想法。

隔天照舊放學後前往勝哥的住處讓他洩慾,在浴室裏清洗被他連續內射兩次後髒穢的穴口和大腿,果然如以往一樣叫我在洗完澡後出去買晚餐,心想著對他複仇的時刻在今晚終于到來。

在買完麵和滷味之後繞到大賣場買了老鼠藥,回到勝哥住處的圍籬下悄悄的把藥混進食物裏面才進屋,看著勝哥和那只惡犬在不知情下吞嚥著我帶回來的最後晚餐,心裏沈笑的等著毒藥發作送牠們倆上路。

漸漸看著牠們面露痛苦的吐出白沫,眼帶恐懼的望著正在淺笑的我,直到確認勝哥和那只狗已斷氣沒有氣息,我立刻帶著全部我有碰過的物品離開這墮落的地獄。

每天看著新聞仍然只有浩承的尋人啓事,一直到了高職畢業後才看到新聞報導著勝哥和那只狗被人發現中毒死在住家的事,而我已跟著新交往的男人在就讀的大學附近共築愛的小窩。